超级快3

      首頁  »  綜藝  »  乘風破浪的姐姐們
      乘風破浪的姐姐們 0分
      類型:
      綜藝 內地  
      備注:
      至200630集 乘風破浪的姐姐們 / Older Sisters Who Brave the Winds and Wave
      主演:
      張雨綺  黃圣依  寧靜  吳昕  張含韻  郁可唯  萬茜  王麗坤  金晨  李斯丹妮  伊能靜  王霏霏  沈夢辰  白冰  藍盈瑩  孟佳  袁詠琳  丁當  金莎  劉蕓  鐘麗緹  黃齡  陳松  
      導演:
      吳夢知  
      年代:
      2020
      劇情:
      節目將通過呈現當代30位不同女性的追夢歷程、現實困境和平衡選擇,讓觀眾在過程中反觀自己的選擇與夢想..詳細
      相關影片
      《乘風破浪的姐姐們》劇情簡介
      節目將通過呈現當代30位不同女性的追夢歷程、現實困境和平衡選擇,讓觀眾在過程中反觀自己的選擇與夢想,找到實現自身夢想最好的途徑,發覺實現自身價值的最佳的選擇。

      上個周末,通過總決賽最后一次考核舞臺現場,《青春有你2》九名女團人選最終確定。她們分別是:劉雨昕、虞書欣、許佳琪、喻言、謝可寅、安崎、趙小棠、孔雪兒、陸柯燃,組合名稱為“THE NINE”。

      如果今年沒有新冠疫情,那么硝煙味十足的暑期檔即將來臨。這個關鍵時刻,想必不少頭部電影的主創,都愿意在“成團之夜”走上女孩們的舞臺,努力融入著實有點尷尬的氣氛,為自己的電影吆喝幾聲。

      畢竟在2018年《創造101》總決賽現場,鋼鐵直男姜文就這樣豁出去了。

      “我能不能在7月13日,把《邪不壓正》公演了之后,報名參加女團,加我一個,叫《創造102》怎么樣?”雖然走錯了片場,姜文依然十分倔強地通過口播植入了自己新片的宣傳。

      事實上,就連主持人黃渤也帶著宣傳導演處女作《一出好戲》的任務。

      安能摧眉折腰事流量,使我不得開心顏?邪不壓正,但流量壓。

      姜文的101奇幻之旅,只是近年女團選秀節目成為文娛行業流量發動機的一個注腳。

      1、為什么女團比男團更火?

      不管是播出時的熱度,還是成團后的續航力,女團都比男團更適應這個時代流行文化的運作與傳播邏輯。

      《偶像練習生》雖然先聲奪人,但是成團之后,除了蔡徐坤個人形象比較突出之外,團體其他成員都相對模糊。2019年10月6日,NINE PERCENT宣布解散,僅維持了一年半。

      相比之下,《創造營101》在成團之后,雖然吳宣儀、孟美岐、楊超越三人表現更為突出,但是“火箭少女101”內部資源分配“貧富差距”并沒有太大。整體而言,團體形象還是蓋過了個人。

      而另外兩個選秀節目出來的男團——UNINE、R1SE在出道之后,仿佛冰山下沉。R1SE的C位周震南如果不是參加一些綜藝節目被吐槽,可能也真沒幾個人聽說過他的名字。

      眾所周知,在整個東亞地區,女性一直是文娛行業的核心受眾。男色審美當道,在過去的幾年中,中國崛起的“鮮肉”也比“小花”要多得多。甚至可以這樣說,“流量明星”約等于“小鮮肉”。既然如此,但為何“男團”不如“女團”更能打?

      在接受GQ采訪時,《創造101》的總編劇顧問、華東師范大學傳播學院新聞系副教授吳暢暢用“一場草根直男與中產直女視角的比拼”來形容《青春有你2》和《創造營2020》在視角上的差別,認為兩檔節目存在著兩套不同的性別想象與敘述。

      《青春有你2》和《創造營2020》在具體性別定位上的偏向姑且不論,女團顯然能同時吸引到男性和女性的目光,雖然兩個群體的關注點不盡相同。

      而對于男團而言,他們似乎只能吸引到女性群體,想要吸引男性用戶,著實有些難度。

      對于女性觀眾而言,她們觀看男團的視角是“欲望投射”,正如男性觀眾追女團的邏輯;而女性觀眾之所以也為女團瘋狂,是因為她們自己在這些喊著“逆風翻盤”“敢,我有萬丈光芒”的女孩身上能夠“自我投射”。而囿于傳統和文化,絕大多數男性觀眾是很難在男團身上做到“自我投射”。

      這種受眾群體的差異與分野,也導致女團在輿論上場上有更大的聲量。

     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,基于“欲望投射”邏輯的男團粉絲更傾向于“拆CP”,攻擊性更強,這也導致男團相對比較難以維持下去;而基于“自我投射”邏輯的女團粉絲,更傾向于love and peace。

      另外,文化工業在運作中整體還是偏于刻板的性別印象,因而更符合傳統審美趣味、以群體形象出現的女團在這個系統中有更多的“場景應用”,也就有更多的發展機會。

      也就是說,在中國的語境下,女團是“主流文化”,20年前就有“女子十二樂坊”;而男團則是“亞文化”,所謂的“歸國四子”,某種意義上是一種異文化的擴散,并非土生土長。

      TFboys出道時是少年團,粉絲都把他們當小朋友,和成人向的男團有本質差別。

      2、出道即失業?女團是個偽命題

      雖然才進行到一半,《創造營2020》還是請來了戲骨——秦海璐作為特邀創始人。

      在第五期的節目中,秦海璐模仿了人氣學員張藝凡“兩眼含水、噘嘴望天、下頜抖抖”的招牌動作,并且點評道,“從表演上來講,這真的是一個人物特性動作,你就這一下就贏了?!北M管這體現出了秦海璐的專業素養,但她來這個節目就在這樣的邊角縫發揮余熱?

      在第六期節目“吐槽”環節中,秦海璐主動回應了這個問題。她首先表示,自己是因為業務需求才關注《創造營2020》。她的公司一大塊業務是做影視項目咨詢,所以需要及時看到新面孔。

      “關于女團這件事,網上有很多聲音,比如說‘女團出道即失業’。所以,節目組花費很大的心思請我來,給你們爭取再就業機會,這就是我來的原因和目的。為什么在這個當口來?節目組也有回復——對于這個節目,現在留下來的人,他們覺得都很好,他們想最大限度、最快速度讓我來看到最多的你們?!?/p>

      “出道即失業?!边@種說法可能有些夸張,但也一定程度上說明了中國唱跳團體組合普遍存在的問題。

      盡管在選秀階段是流量制造機,然而“女團”在中國卻沒有可持續的成功運營案例。要在女團中維持住以商業價值為標尺的“流量”,著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    為什么有那么多早就出道過的選手,要重新“回爐”參加《創造營2020》和《青春有你2》這樣的節目?

      以樂華娛樂為代表的韓范女團,和以絲芭文化為代表的日系女團,雖然早就開始培育市場,但是她們在中國文娛行業存在感仍不強,團體向的偶像經濟一直是個小眾的市場。

      而當資本用豪華的制作費和海量資源,將她們包裝成一檔節目推向市場之后,它所能引發的話題與傳播穿透力,絕對不是任何一家經紀公司所能比擬的。明白此中潛在的紅利,那些早就出道的女團成員自然會簇擁過來。

      談到初心,絕大多數女孩都聲稱“是因為向往這個舞臺”。還有更俗套的——“因為一直都有一個女團夢”。

      但“出道即失業”的現實她們也門兒清。就連節目組都提前打預防針,請秦海璐來解決學員的再就業問題。

      既然有女團夢,為什么不請女團操盤手來擔任“特邀創始人”?

      其實,女團也是個偽命題。沒有人想把唱跳歌手作為一輩子的職業,或者說,至少在中國沒有類似日韓的土壤。

      參加女團選秀,只是年輕人逐夢娛樂圈的敲門磚。舞臺上的導師們早已做出了示范。

      3、女團“霸權”背后,是文娛業的四面退縮

      “野花山間無畏盛開,悄無聲息,如果它擁有被看見的權利,它也能收獲遙遠他鄉的歡喜……技術的進步,給更多人提供了看見的可能,那些原來沉默的大多數就可以不沉默,那些原來普通的人就可以不普通,那些原來平凡的東西就可以不平凡。這,就是看見的力量?!?/p>

      一句“加油,奧利給!”讓快手的宣傳片刷屏。對于民間的草根,被看見是一種尊重與賦權;而對于演藝圈的新人,被看見是“注意力經濟”時代的一種叢林法則。

      不同的是,快手的“老鐵”上傳的是與生產生活密切相關的“大眾文化”(mass culture),而選秀節目呈現的是文化工業包裝的流行文化。

      崔健在接受一席采訪時,曾犀利地表示,“中國流行音樂的需求全部是因為時尚,沒有內心需求了。你看他們的力量也是假的,從美國那學的,發型也是學的,還染。學日本學韓國,韓國又學美國,全是學復制品的復制……”

      即便在韓國,偶像與演員也是兩個涇渭分明的行業,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。而在中國,只要有流量,似乎做什么都有人愿意買單。

      而跳唱歌手也深知力不能逮,為了職業發展,下了選秀綜藝,又上了演藝類綜藝,不少人還去藝術院校進修表演。

      由于高質量的練習生已經被選光了,今年的節目里有很多選手其實都是非練習生,比如網紅、高校大學生,以及海外簽約藝人。

      于是,我們又看到這樣一番圖景:打架子鼓的、跳芭蕾舞的、學表演的、做平面模特的、直播網紅、參加過其他綜藝節目后沉寂的……都按照女團的游戲規則削足適履,把“我要成名”的野心升華為一個個青春、勵志、正能量的心靈雞湯。

      《創造營2020》“撐腰榜”TOP22學員資料(5月28日數據)

      女團選秀就像一個黑洞,它把文娛行業各個領域潰退下來的“八國聯軍”全部吞噬進來;文娛行業出口的單向度化,也側面反映出受多種因素影響,整個演藝圈其他分支的全面收縮和潰退。

      從這個意義上講,女團已經逐步發展成為一種“話語霸權”。在給行業輸送人才上,專業的藝術院校已經不再有太大的優勢——這不,學過表演的,也來參加女團選秀節目了。

      在2018年《創造101》的終場秀上,《邪不壓正》的兩位主演將“入鄉隨俗”進行到底,模仿學員擺出愛心造型。這種“破次元壁”的反差,也讓黃渤感嘆:“這個動作廖凡老師做出來,我還是想象不到?!?/p>

      國際影帝來到青少年亞文化的場子,也得按“飯圈”的游戲規則行事。

      姜文在《創造101》實現了“文化資本”和“商業資本”的置換。一方面,女孩們在舞臺上賣力表演,只為成團出道,終極目標是逐夢演藝圈,從這個意義上來看,姜文無疑站在食物鏈頂端;另一方面,信息擴散借助渠道,當下最大的流量就是通過打造“青春夢工場”而爆紅的《創造101》,女孩們又站在了食物鏈頂端。

      女團已經成為一種“語法”,如果人們不按照它的邏輯來講話,好像就生怕別人聽不懂。6月份最受觀眾熱議的綜藝《乘風破浪的姐姐》就是借助女團“語法”說話的一個典型案例。

      《乘風破浪的姐姐》邀請不同年齡的嘉賓,以中生代女演員為主。她們不是流量文化的產物,卻把她們統一放在流量文化生產線上進行比拼,這樣做的意義難道就是為了滿足吃瓜群眾期待“開撕”的八卦心理?

      文/楊文山

      羚羊電影網,更新最快的電影網站,免費提供各類電影電視劇在線觀看。如果您喜歡我們,請分享給您的朋友,謝謝支持!

      加載中...
      超级快3

          乌审召| 赤峰| 昌吉| 莱阳| 淖毛湖| 天池| 平遥| 师宗| 五河| 普兰| 苏尼特右旗| 桐柏| 克拉玛依| 一八五团| 纳雍| 舒兰| 崇武| 台北市| 上饶县| 当雄| 香港| 襄城| 乐东| 玉树| 龙口| 武宁